2020年11月28日 星期六

第7天 跟遠道而來的老友一起玩耍

 在Rotorua這幾天幾乎都是陰天,今天是難得的大晴天加上陶朗加的好友Y.H.A三人組今日來玩,心情也跟著晴朗美麗. 下午時分我們一群人漫步在羅托魯瓦湖, 湛藍的天空配上清透的湖水走起路來真是心曠神怡.不過陽光雖然美麗卻帶不了溫暖,走在湖邊吹風還是寒意十足. 一邊走路還一邊研究路邊冒泡的泥巴水. 走在羅托魯瓦到處有驚喜.本來要去泡SPA溫泉,無奈人太多只好作罷,要不然就可以知道晚上是否能泡著溫泉看星星?

又逛了市區,感覺很熱鬧.晚上一群人就在市區Y.H.A三人組的青年旅館煮晚餐一起吃飯.之後回到我們住的旅館打牌聊天度過愉快的一天.










    我們住的BBH(背包客旅館聯盟)-Funcky green 是一間很棒的旅館. 除了乾淨,設備齊全不說. 冬天寒冷時可以窩在它的溫室起居室吃早餐寫日記感覺很幸福.跟連鎖旅館比,紐西蘭BBH評價高分的背包客旅館多了分在家的舒適,尤其冬天是淡季,遊客少.多人房往往都不會住滿人,更能盡情使用美妙的公共空間. Funcky green 今天換老闆希望它能一直持續這高品質.

2020年11月27日 星期五

第6天 Whakarewarewa/Te Puia 地熱公園看地熱噴泉,泥池



    今天終於要看羅托魯瓦的重頭戲-地熱了. Whakarewarewa 跟另一個地熱公園 Te Puia 原本是隸屬於同一塊地熱區,後來才被劃分成兩個地熱區. 一開始研究旅遊資料時很疑惑, 走到公園的盡頭後才發現它們原來是同一塊大陸.





     Whakarewarewa 像是被分割後的弱勢力,簡陋而滄傷.除了不壯觀的地熱情景和不甚豪華的歌舞表演.老舊的街道,古早的房舍讓我想起瑞芳一帶的山中老街.

   雖說這裡也是地熱公園,其實比較偏向毛利原住民文化村,地熱景觀比較原始.這裡有許多簡易的建築,據說這裡也是毛利人真實居住和生活的小村莊. 原來抱著單純看地熱景觀,看不到噴很高噴泉的我們有些失望,這裡也有像台灣地獄谷或清水地熱一樣可以用地熱水煮東西的池子,可惜沒有像台灣開發給觀光客煮食,要不然就可以體驗在紐西蘭煮溫泉蛋了. 走著走著剛好遇上傳統舞蹈表演,由地熱變成看舞蹈.大人的舞蹈群裡出現一位小女孩成為亮點讓我一直注視著她, 傳統文化後繼有人啦! 


照片來源:https://www.pinterest.com.au/pin/26106872814565877/?autologin=true
    參觀完原住民舞蹈表演後,在門口遇到表演的小女孩還有她的妹妹等他們的母親一起回家.她們開始猜我們的年紀,很驚訝我們看起來比實際小 . 好吧 被取笑了.突然想起這裡是原住民區,想起了傳統的打招呼方式 從沒如此的打招呼 不習慣對著大人這樣招呼 詢問小妹可否讓我體驗鼻對鼻的打招呼方式 當我還在猶豫時 小妹的鼻子就湊過來了 鼻間柔軟溫暖.據說毛利人因為鼻間碰鼻間可感受到對方呼吸的氣息,進而能感受到對方生命的氣息原本以為和對方如此相近會尷尬,沒想到當碰到小女孩的柔軟的鼻間時,身體竟然放鬆,安心.毛利人的打招呼方式真的會拉近人和人之間的距離.




    連體嬰的Te Puia佔了較好資源,硬體設備都比它虛弱的雙胞胎兄弟先進完善.地熱景觀明顯就壯觀多了,步道修築得整齊,有高低起伏,看景也比較有變化.這裡的噴泉就是之前隊員指名要看的30公尺噴泉所在的地方. 看著沿路可見的泥巴池"噗噗噗"地冒泡也看得醉心忘神,據說黑泥有藥用效果,白泥有美容效果,不知道可不可以直接挖來試試看? 

   冬天的泥巴泡沫比較活躍,因為雨水多.相對的在夏天較乾燥的情況下泥巴池可能就看不到一直冒泡的泥巴.Te Puia的地方蠻大的,漫步其中很像在台灣週休二日爬的小山坡,只是有更多獨特的風景可看.不趕時間的話建議大家可以在這待上半天好好享受地熱風景. 
 
   多年後回想起來,我還是比較喜歡那個安靜落寞,有著柔軟鼻子毛利女孩和走在舊屋貓咪的虛弱雙胞胎.




2020年11月25日 星期三

第5天 參觀博物館,原住民文化村的表演跟風味晚餐

照片取自https://www.buriedvillage.co.nz/pink-and-white-terraces-beauty-discovered
照片取自https://www.buriedvillage.co.nz/pink-and-white-terraces-beauty-discovered網站

    今天去昨天經過那個金光閃閃的博物館, 它以前是大眾浴池,羅托魯瓦在19世紀初的地位有點像台灣的北投或捷克的卡羅維卡利利用溫泉來作為治病養生的旅遊區. 

   如果不是1886年6月10日那場摧毀性的火山爆發.或許今日觀光客慕名來紐西蘭是為了看世界第八大奇景的粉紅和白色梯型丘石灰棚,梯形丘在土耳其有個美麗的名字叫-棉堡.棉堡就像在地面上的白雲,一層又一層上去.每層碳酸鈣在白雲堆裡積滿了溫熱的泉水,恍如人間仙境.
 
  很可惜的 這第八大奇景已隨著那場火山災難而完全消失(有傳言說是沉落在羅托魯瓦湖下). 今日我們有緣看到的只有火山爆發後留下的地熱景觀. Rotorua博物館裡有照片展示這曾經存在的仙境.若不是來到這博物館還不知道原來Rotorua曾有這世界級的景觀.


      博物館東西不多,只有裡面介紹歷史的電影還不錯, 上方有星星,椅子還會搖,可以上頂樓看.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在他的地下室博物館地下室還保存著以前澡堂的原貌,下去前要帶上博物館提供的安全帽.碰巧參觀時沒人一起同行,地底陰暗加上又看到一隻紅色高跟鞋遺留在博物館內.突然毛骨悚然嚇到馬上跑回樓上有陽光人煙的地方.此博物館已被我列為紐西蘭恐怖驚奇之旅的其中一站



     今天還有一個重頭戲就是晚上付費參觀毛利文化村.在市中心報名的旅行公司集合,先在此用情境方式介紹毛利人的祖先及如何飄洋過海來到紐西蘭,而且毛利人的祖先跟台灣也有關係呢 !解說完畢有專車載觀光客到附近深山裡迎接毛利人.深山裡有各式穿著傳統服飾的毛利人表演著傳統生活.

    接著還有毛利歌舞秀 很好看 除了表演還有毛利人(Maori)傳統的燒烤
(Hangi). 經過近一年紐西蘭南北島旅行下來,羅托魯瓦是看過最多原住民聚集的大地方.紐西蘭的原住民叫做毛利人, 輪廓跟台灣人相似,不深. 剛到紐西蘭時看到毛利人有種錯覺是這台灣人的英文講得還真啊! 有個傳聞是毛利人是從台灣移民過來的, 所以紐西蘭有個紀錄片還特別到台灣拜訪台灣的原住民,發現這兩族某些語言是相通的.

    在羅托魯瓦的當地書局也有很大比例的童書是描繪毛利人的神話故事,要多了解紐西蘭的原住民背景文化,羅托魯瓦是個不可不來的地方. 到達毛利文化村時已經是夜晚, 只靠點點燈火照明通往園區舞台的小徑增添探險神秘的驚喜感. 舞台表演就是印象中的毛利人表情跟肢體動作誇張的舞蹈,透過宏亮的聲音來展現威嚇氣勢, 雖然在紐西蘭遇見毛利人的機率不低,但是要看到這麼傳統的表演還是在這園區比較容易欣賞到. 讓我想到台灣的青年返鄉工作生活議題. 有時候在外面生活累了, 回到故鄉才能展現自己原有的一面吧! 


    重頭戲是品嘗- Hangi ,將肉,蔬菜放入土窯蒸煮的毛利人烹飪方式.可惜的是這家沒有表演取出Hangi 菜色的過程直接放上桌 讓客人自助式享用.然而觀光客太多 竟然還要輪桌夾菜.為了這餐一直餓到晚上十點還要排隊吃飯,差點沒餓昏.或許太餓了排隊也吃不到許多總覺得Hangi異常美味 那天毛利秀印象最深的還是一直想吃卻吃不飽Hangi.
 
  載觀光客回程的專車中 玩了各國代表歌曲的遊戲:丹麥乘客唱"水叮噹"的歌很不錯,對岸中國來的兩位女生邊帶動作邊唱義勇軍進行曲,輪到咱們台灣總不能唱國歌怕會被踢下車,最後唱了蘭花草,不過嫻妹不會唱一直拉拉拉.公車司機帶著狐疑的口氣說: "這該不會是你們自創的吧!" 反倒是對岸中國女青年跟著唱蘭花草.下次如果有機會唱代表台灣的歌曲我會選擇"愛拼才會贏".最後那台車唱著世界名曲"伊比呀呀"繞著圓環晃了好幾圈才帶客人依序下車,度過奇妙的夜晚.


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第4天 漫遊原住民建築和博物館

 

   我們在Rotorua住的是一間叫funky Green 的背包客旅館, 旅館很乾淨.但煩人的是工作人員都在白天打掃公共空間, 早上使用廚房做早餐或上廁所都很有壓力, 要盡量避開打掃時間. 連在待在房間都被要求打開窗戶維持空氣對流, 在寒冷的冬天開窗房間瞬間變成冰庫. 門簾也不能隨意闔上, 一開了門廉生活作息都被看光光,好像生活在玻璃屋內.

    早上10:00我們在旅館內忙著規劃未來幾天在Rotorua的行程,突然覺得來到這裡還是無法渡假,其實也是心境問題,覺得工作好玩多了. 在這裡著名的還有地熱噴泉, 有許多個噴泉區. 因為都要門票,我們必須先決定要看哪一個? 不同的噴泉區,噴出來的高度不同. 因為噴泉區的名字是用原住民語取名,往往都記不起來. 同伴們直接用噴泉高度來分辯園區.所以聽到同伴說: "我要看6公尺的噴泉." ,"另一個說:"我要看30公尺噴泉的那個." 很有趣.

住在背包客旅館有個好處,就是可以看到來自各地的旅行者. 我們W.H.Y三人組常常是一個小團體,用中文在內部猜看到的是哪裡人? 尤其是日本人跟台灣人,有時候連我們都要猜個老半天. 






原住民聚會Whare whakairo 的照片,感覺像是台灣的廟宇 有種不真實吸引力存在感. 從市中心沿著Lake路走 可以走到Anglican 教堂 這座教堂特別之處在於使用毛利裝飾 就連彩色玻璃上的耶穌像也穿著毛利服飾.教堂外有著一區墓園看著帶悲憐眼神的天使.這天對Rotorua的印象都是悲憐的.
 
      今天一樣天氣陰陰的, 我們依舊裹著台灣帶來的厚外套出門,經過了煙幕瀰漫的地熱公園區, 又拍了迷濛的仙境照,只是配上灰濛濛的天空更添蕭瑟之意. 之後又漫步到有許多鮮紅色原住民建築的區域,此時陽光也出來了,金黃陽光照在作工精細的豔紅色建築上,在配上藍天跟波光淋漓的湖水襯托真是美得令人屏息.這裡沒什麼人. 我們三個臭皮匠就在這裡自顧自地拍起照來. 之後又去博物館, 博物館建築被陽光照射得金碧輝煌,更顯耀眼.

      晚上吃三個臭皮匠自己煮的義大利麵, 有肉醬,蛋沙拉和玉米筍配葡萄汁還蠻豐盛的. 只是麵條是昨日就煮好了,冷藏後沒有充分加熱很像在吃"涼麵". 吃完晚餐跟在這間旅館交換住宿的紅寶石小姐跟宜蘭小姐玩橋牌, 大家的距離又拉近了,開始覺得羅托魯瓦這個城市雖然因為冬天而寒冷但因為人跟人之間的關係而溫暖起來. 

,

2020年11月23日 星期一

第3天 漫步市區和湖邊


今天是陰雨天,沒有什麼特別行程,又濕又冷只想待在溫暖的房間沒有努力玩! 在床上賴床到中午.雖說賴床也是忙著整理分類沿路留著收據文件,用信封袋分門別類. 熟識的人離開後才真的有"開始流浪"的感覺.想著陶朗加市和那裏的人. 在這裡遇到的車子對於行人禮讓程度不如在陶朗加, 陶朗加的"氣質"還是好棒棒啊!(整個超偏心)還有鎮上的店有些是關門的,走在路上感覺蕭瑟.

    今天新搬來一位室友,是一位加拿大女生.她帶著一隻有半個我的布偶熊一起旅行, 這隻熊大到一開始被棉被蓋起來時很像有人睡在裡面( 一路上旅行真的有人扁身到蓋著棉被看不出人形),害我在房間講話不敢大聲,後來才知道是一位大玩偶. 旅行的路上遇到各式各樣的人, 帶著玩偶旅行也是大有人在.旅行,讓我看到做自己.


    羅托魯瓦有一個很大的湖泊,很清澈,重點是湖上有黑天鵝而不是在台灣常見的白天鵝. 黑天鵝在乾淨的湖水上游水, 天氣晴朗時可以看見牠們的雙腳在水下打轉著. 因為水實在太透明了,竟然有黑天鵝在半空中漂浮著的詭異畫面出現.


     七月的羅托魯瓦已經是冬天,很冷.還好有地熱加持.今日去市中心免錢又不遠的公園,看美得"發泡"的地熱景觀.當冷冽的風吹來, 身旁的地熱又會溫暖我們的心房.  羅托魯瓦真是一個煙霧瀰漫的城市啊! 晚上去Pack n Save 超市買未來幾天的食材自己煮. 冬天天氣冷, 約莫10點就想睡了. 晚安.


第2天 和朋友的聚會, 泡溫泉

 


       羅托魯瓦有一個很大的溫泉會館叫Polynesia Spa, 觀望很久終於跟朋友去泡溫泉了! 今天沒跟問題少女團體的另外兩位一起活動,反而跟W.C二人組和也是Tauranga認識的朋友馬姐一起去泡波利尼西亞人溫泉. 這裡最大的特色是露天的,眼前就是一個大湖泊,水天一色.一邊泡溫泉一邊看美景很放鬆.泡著泡著會上癮. 而且第一次正中午來泡溫泉,從早上11點泡到下午2點.

     離開時肚子咕嚕咕嚕叫, 大伙晃了好久才決定去吃速食店,這是睽違三個多月以來第一次吃速食! 在街上大伙分開逛街, 沒有特別約說在哪裡集合,卻在一個小時後不約而同出現在書店裡. 到了羅托魯瓦大家都變文青了.


    晚上去外帶香港快餐帶回旅館吃,好朋友在一起聊天吃飯,真的是人生一大樂事.紐西蘭的美好回憶除了美景外,絕大部分都是因為我們遇到了好人和好友. 餐畢.載我們來的W.C二人組要離開我們回陶朗加工作了. 雖然朋友離去有點感傷,但是作為背包客,必須和離別相處. 而我也漸漸習慣了這個模式. 只是我們真的要"活在當下".


早上和組員的對話:

"來NZ的人都很奇怪, 聽日本人XX講話覺得很正常, 但是動作卻是詭異的. "

" XX的臉上沒什麼表情,即使笑也只是皮在笑,分不出是真笑還是假笑."

"總覺得把周圍的朋友們研究起來都有怪怪的一面."

"或許別人也覺得我們很怪."

"Maybe I will go to Taiwan next year." (組員Y的名言,學別國人常對我們說的話.)